什麼都無法捨棄的人,什麼都無法改變!

閲柴靜《看見》看後感(完本)感言

——看完了一本書,確切來說文中符合了作者在開頭裏說的沒有刻意去選擇過往的新聞作為編章。

每一個編章都是社會中所發生的事情(除了最後一個編章),由作者從電視中搬到了紙上,文中平凡的語句中正是真實的所需(不需要繁瑣的詞滙),令人在平凡中深思。

例如拆遷的這編章,它講述了其土地產權擁有者在遭遇政府與開發商的矛盾,這矛盾在中國拆遷中屢見不鮮,甚至發生的事故中地方政府在主導。

公民、開發商、政府三者互相糾纏。城鎮化的過程中拆遷必不可少,暴力與黑幕共存,公民永遠處在弱者之中。

一九八二年憲法中規定:城市土地歸國有支配。

也就是說當農村向城鎮化發展后,其土地不再是農民所有。當開發商擁有土地年限到期後直接歸國有。也就是說無論城鎮化的最後如何,都是國有的。

當年制定憲法的人顯然沒有想到多年後所出現的情況。

城鎮化,邁過去了就迎來高速發展,邁不過的,其打擊將會令國家重新沒落。

——所有的事情必須要真實,所有的真實必須要有邏輯,所有的邏輯必須要客觀,並且貫穿事情發生前到發生後。

就像死刑一樣,法官必須要從多方面考慮是否要判罪人死刑,從事件影響、罪人的父母情況、法律法規角度。其中不能跳過的是“站在罪人的內心世界,想象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原因何在”?

所有的事情都要站在當事人的內心去想象他們這樣做的原因,不能帶有主觀性和被動性。

——現在中國社會存在很多的矛盾,貧富懸殊、辦事不透明、支配不平衡、官員腐敗、部門踢皮球等等一繫列的問題。

這些問題在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存在,到後來越演越烈。

社會本就是一個矛盾的共同體,我們互相之間聯係的“人情”只不過是病友間的互相探問。

社會間的病態不是不可以解決,公民只要求政府“公平、公正、公開”,而公民中的弱勢群體只要社會能夠理解。理解的基礎是感受,感受弱勢群體,想象他們的今日有可能是你日後所經歷的。理解即是感受和寬容。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畢竟,有光就有暗,缺一不可。

社會的矛盾需要地方政府部門每一個國家公僕都需要“有作為、有擔當”,社會才能減少矛盾。

以上是個人的小小看後感,鑑於個人筆功有限,看到的人請見諒。

评论

© 夜月天輪 | Powered by LOFTER